切换到宽版
VIP权限升级!可看下载记录(送泡泡币)-淘宝捡漏群!白嫖VIP、泡泡币
  • 275阅读
  • 25回复

[连载小说]妻主,闯关叭(女尊,男主前期傻白甜)(原创+首发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楼主 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32:21
— 本帖被 樱小桃、 执行加亮操作(2021-07-26) —
妻主,闯关叭
内容梗概:
男主作死各种试探妻主是不是真心爱他,后来追妻火葬场的故事
女主穿越,男主为了女主重生N

女主:秦秦;男主:陆雪灵
  
作者没逻辑,所以文章也没逻辑。各位看官,看个乐呵就好呀~
不喜欢的右上角有×,可以退出呀~~
祝大家每天开开心心,心情愉快~
  

第一章 起点
鸡叫第三次的时候,秦秦终于挣扎着爬起床,今天是村里牛车去城里的日子,再不起就赶不上牛车了,赶车的郭大姐可从来不等人。
十月初,天气已经有些凉了。秦秦从水缸里打出一瓢水,呲牙咧嘴的就着凉水随便抹了把脸当作洗脸。
秦秦就着缸里的水照了照。算不得倾国倾城、美若天仙,也不像小说里写的那种能让人一见倾心的大美人。但是,秦秦是妥妥的小头星人,脸蛋略微有些圆润,两只大大的杏眼,一笑起来,眼睛弯弯的看着就让人感觉亲近,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小。
“唉”秦秦叹口气,踮着脚把昨天邻居郭大姐给的玉米面挂到房梁上,边哀怨自己一米六五的小个子,边念叨“啥叫时机未到啊,放个假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,爬什么山爬山,不爬山也不能到这么个地方”。
没错,秦秦是穿越过来的,穿之前,自己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,开了家中小学培训机构,因着有耐心、长相让人感到亲近,辅导过很多所谓的后进生中考逆袭上了重点高中,所以名声在外,生源不错,培训机构的生意也很不错。
不过如果说遗憾也就是秦秦三十岁了还没找到想共度一生的男人。这才生日那天跟着朋友去爬山,说是有个庙求姻缘特别灵,结果半路遇到个大和尚,穿的破破烂烂的,拦着秦秦化缘,也是巧了,秦秦最近减肥,为了爬山准备的黄金素寿司,大和尚吃饱喝足说了句“时机未到”谢过秦秦就下山了。
当晚秦秦梦到一个人,只是看到那个人身高腿长、赤身裸体、身上遍布青紫的痕迹、周围有鞭子的呼啸声,鞭子抽到那个人身上溅起的血色,还有隐约听到的几声闷哼。秦秦这当了多年老师的责任感,不由得大喝一声“住手”,再睁眼就发现自己穿越了。问题是这一穿回到自己十六岁,好像还是身穿,长相身高,甚至十六岁时候骑自行车额头上摔的伤疤都在。
穿过来的这个世界,是个架空的古代女尊世界。如今在位的是第十五代女皇,帝号为萧,有两个受宠的弟弟,却是无其他姐妹。
这个世界女尊男卑。
对女子多纵容,女子可参加科举考试,入朝为官。而对男子各种规矩法规,且最晚十五则需嫁人,否则需缴纳留人税,若是交不起则按律贬为奴。
可能世界的问题,男女比例异常不平衡,且男性受孕率极低,男女比例已经失衡到10:1的地步。这世界倡导女子一妻多夫。普通女子可以娶一位主夫,六位侍,奴则不限,奴生下子嗣,可提为侍,若是女孩则会养到主夫名下。
女子多身高体壮、力气惊人,而男子多是面容姣好,身子娇弱似无骨,声音魅入骨髓。夫以妻为天,进门需跪侍,虽说是夫妻,夫只能听从和遵守,无半点话语权,妻主若是喜爱主夫,则会在新婚之夜在主夫后背烙赐自己的姓氏,位置越明显视为越重视,对于未婚男子或者嫁为人夫的男子,但凡出门则需将全身包裹住,除了妻主,身子是不能被别人看到的,若是,不守夫道,轻则降为奴,重则会发配到军营成为军姬。此外嫁为主夫的男子或许还有机会见见银钱、或出门涨涨见识,多数男子从出生到离世甚至从未经手过银钱。
至于奴,不管家生奴还是买的奴,则完全不当成人看待了,他们大多数没有衣物蔽体,倘若遇到好一些的主人可能会赏件遮羞的布料,其他时候多像牲口一样被来回挑选。只要买回去,奴就是主人的私有物件,不论服侍、虐打、买卖、送人随主人支配,
秦秦揣着前一天烙的鸡蛋饼,呼哧呼哧赶在最后一刻爬上牛车。
郭大姐还是没忍住,不由地说“秦秦啊,你这样可不行啊,你奶母走了三个月了,私塾开的也好,你这都16了,也好娶侍了,娶了侍也好照顾你,你看看你十六了还这么点个,都不如个男子。平时吃的也太差了些”
“好好好”秦秦靠在牛车上,啃两口鸡蛋饼,东瞅瞅西望望,敷衍到。让秦秦松口气的也是这个身体没啥亲戚,这个小村子也没多少认识的人。听郭大姐意思是以前多在屋内念书准备考秀才,出门买菜交友等等都是奶母,奶母在刚穿过来的没几个月就旧疾复发走了,安顿完奶母后事,秦秦就着奶母留下的私塾和银钱,准备拾起旧活,开个培训机构···哦,不是,私塾,养活自己。
“你这丫头,年纪小不想娶侍,那你好歹买个奴打扫屋子做做饭,你这今年已经中了童生,明年就可以考秀才了,好歹要无后顾之忧啊,是不是?”郭大姐看着秦秦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着急,毕竟秦秦以前奶母在的时候,对郭大姐家颇为照顾。
“好好好”秦秦换了个方向接着瞅。不得不说,古代没有工业,空气是真好,哪怕老黄牛每次甩尾巴总有股牛粪味。
“你·····一会去黄姨那看看,要是有合适的就买了昂”。郭大姐叹气

“好好好”果不其然,秦秦还是不走心的三个字。干咽鸡蛋饼噎得慌,把啃了一半的鸡蛋饼收起来又塞回怀里了。






[ 此帖被可可请走吧在2021-07-15 11:32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
寥落星辰 鲜花 +33 好久不见!欢迎回来呀~ 07-13
沙发 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37:47


第二章    买(1
老黄牛晃晃悠悠走了半个多时辰,从村里到城里大概十几公里。
城门口,郭大姐把牛车停下,跟着牛车的大婶大姐们纷纷下车进城赶集。郭大姐眼疾手快拽住想偷溜的秦秦,“你跟我去黄姨那,今天怎么也要去看看,听说来了一批奴不错”。
  秦秦想了想,也是,自己来了快六个月了,接着自己上辈子开培训班的经验,接着开私塾,教各个年龄段的小姑娘启蒙,一周上六天课,周日休息一天。私塾在前厅不用自己打扫,但是后院自己住的地方却要自己动手。秦秦做饭倒是拿手,对于刷碗和家务是真的敬而远之。
   后院倒有一个小院子,三间正房,东边是厨房,西边有个棚子,不知道养啥来着,收拾出来之后就放杂物了,西南角就是穿过来之后最最最不习惯的露天厕所,前院单独建了个厕所,避免学生每次上厕所往后院跑,没男孩一个厕所倒也方便。每次收拾厕所都是雇的村民,俩厕所一块打扫了。郭大姐还念叨过败家,有雇人的钱买个奴都够了。
  郭大姐倒是想让她某个奴过来打扫,让秦秦拒绝了。
  郭大姐就是典型的这个世界的女人,娶了一个夫,三个奴,连着生了三个男孩,就是没生出女孩来,郭大姐的夫秦秦也见过,说话细声细气,娇娇弱弱,看着都有点牙酸,陪在膀大腰圆一米八多的郭大姐身边真真是小鸟依人。郭大姐对夫倒是还可以,每次赶集还会给夫买香粉,至于奴能给顿饱饭都算村里出了名的仁慈人了,哪怕家里的活、地里的活都是奴干,给的饭还是剩饭馊饭。
   秦秦想着入乡随俗吧,就任由郭大姐将牛车赶到看牛车的地方,一手将牛车拴到柱子上,一手扭着秦秦就往黄姨那去了。
  “黄姨”郭大姐拉着秦秦进了牙行,看着一个拎着鞭子,同样膀大腰圆的女人,说“听说黄姨又来好货了,我这带自家妹子过来看看”
  “哎呦,郭侄女啊”黄姨一瞅郭大姐,恶狠狠的脸上瞬间挂上热情的笑容。看着秦秦,问着“这位小侄女怎么称呼啊,想要个什么样的奴?不是黄姨夸海口,黄姨这的奴都是好货,要什么样的都有。看好哪个黄姨给你便宜些啊”
  “看着黄姨就是爽快人,那就先谢过黄姨了。”秦秦立马挂上职业假笑,开玩笑,开培训机构这么多年,跟各种人打交道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还是没问题的。
  “来来来,看看喜欢什么样的”黄姨笑眯眯的招呼两人。转头却是一甩鞭子“把头都抬起来,屁股翘起来,让贵客看看”。
  “侄女来看看,这几个都是处子,还都是兄弟,家里儿子太多卖出来的,这个还上过男学,识几个字呢”黄姨用鞭梢挑起一个男孩的下巴。
  秦秦眼皮一跳,几个孩子最大的可能也就十二三岁,看着就想起当年培训机构那些小孩,十二三岁的年纪,为了让他们学习天天斗智斗勇。“黄姨,我这缺个做饭做家务的,活不轻,这些未免有点太小了,有没有年纪稍微大点的。能干活,抗造就行。”秦秦摇了摇头,对黄姨说。
  “造?”黄姨意味深长的一笑“你这丫头,早说啊,来,跟我来”
  “啊?”秦秦略微一想,行吧,误会了。看着黄姨走远的背影,算了,也别解释了,跟上吧。
  “郭大姐?你不去看看?”秦秦看着已经开始打量那几个小奴的郭大姐。
  “你去吧,我看看这几个,没准能给我生个女孩呢”郭大姐摆摆手,准备掰开其中一个男孩的屁股仔细看看。
  秦秦赶紧转开眼睛,跟上前面的黄姨。
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板凳 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0:38
第三章 买(2
  “来,大侄女你看看这几个,都抗造。”黄姨最后一句说的更加意味深长,“不过年纪大,不怎么干净就是,来来来,大侄女随便看”
  “我···”秦秦苦笑的看着这里的几个一丝不挂的男人,外面的男孩好歹有块布料蔽体,这里的连块布料都没有。
  “把头都抬起来,腿分开,这么大年纪了,还用教吗。”黄姨一鞭子抽在一个人身上。那个人疼的一抽却也一声不吭抬起头来,跪趴在地上,双膝大大的分开,露出股间的小花。
  秦秦还是觉得虽然来了这么久了,还是不适应啊。为了避免让人看出自己的尴尬,装作到处看看的样子,却看到不远处跪趴着一个人,背上臀上腿上全是青紫的伤。秦秦心里一动,这个,怎么跟梦里那个情景有点像呢。这人,是不是跟自己能不能回去有关系呢?
  “看中哪个了?”黄姨顺着秦秦的目光看过去,“这个啊,侄女啊,黄姨跟你郭大姐关系不错,黄姨也跟你透个底。这个奴吧,身段、长相都是一等一的好,不过这么多年没生出孩子来。他以前的妻主是个混不吝的,前几年穷光蛋一个,后来不知道走了什么运了,突然发大财了。结果就开始赌钱,刚开始还赢过几次,后来把钱都输干净了,就把这奴押给几个有那种癖好的老女人替她还债,这不实在是玩的不成样子,押出去也抵不了几个钱,欠的钱实在是还不上了,这不就卖到我这来了。大侄女要是想要,姨给你个便宜价,三两银子。”
  “黄姨,看着这都快死了,三两银子····我这三两银子都可以买个良家子了”秦秦转开目光,看着黄姨,撇撇嘴。
  “哎哎哎,大侄女啊,这小子长相可是一绝,身段相当不错,只不过一直没养好,你带回家养两天一样的啊。”黄姨有些急了,这小子放手里已经三天了,咬牙给上了点药,结果看着还是不太行的样,这心思来了个啥也不懂的,哄着高价卖出去呢。
“黄姨,你也说了,这要养,身上这么多伤,一个不好,很有可能就没了,风险也太大了,不行不行。”秦秦作势就要走。  
  “行行行,你看看你出个价。”黄姨想着这也是个潜在客户,这么个病秧子,本来也就是打算如果有人买的多,搭件送的彩头。
  “五百文”秦秦伸出五根手指,笑眯眯的
  “不行不行,那肯定不行,我收进来都不止五百文,这几天养在这好吃好喝的都不止花了我一百多文”黄姨一听,头要的跟拨浪鼓似的。
  “那算了,我去看看郭大姐挑的怎么样了”秦秦边说着边往外瞅“也不知道郭大姐挑中没有,听说这男人啊,屁股长的像蜜桃的容易生女儿唉,刚刚扫了眼,看着没个屁股像蜜桃的。既然也没合适的,那我还是跟郭大姐去别处看看吧。”
   “哎哎哎,真是怕了你了”黄姨一听这话,赶紧扯住秦秦袖子,“五百文真不行,六百文,六百文,我再送你套好东西。”
   “行吧,看在黄姨真心实意为郭大姐挑奴的份上,六百就六百吧。”秦秦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接着就数出六串钱递过去。
  “给给给,卖身契收好”黄姨把钱往怀里一揣,从柜子里拎了个小箱子出来,递给秦秦“拿着吧,以后记得关注姨的生意啊。想要啥样的姨也能给你找到。”
  “好来,谢谢姨。”秦秦接过箱子,看了看跪着的那个,瞅了瞅黄姨“这个·····”
  “贱奴,有大善人买你了,签了契跟着走了。”黄姨上去就是一鞭子
  那个身影晃了晃,挣扎了一下,朝向秦秦,叩头“贱奴见过主人”
“黄姨,黄姨”郭大姐那大嗓门从门口传来“黄姨,你来看看,这个跟这个多少银钱啊?”
“来了来了”黄姨喜笑颜开的回嗓子,回头跟秦秦说“大侄女你自己带出去吧,我去看看郭侄女去”
“哎,好来,好来,你去忙去忙”秦秦迭声说

黄姨边小跑着往外走,边喊着来了来了,唯恐稍慢一点,影响郭大姐少买一个。
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地板 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1:41

第四章  
“抬头我看看”秦秦在那男子身前蹲下,轻声说到
那人闻言抬起头,有些发黄发躁的发丝顺着脸颊滑下,露出一张不像这个世界常规欣赏的脸,可能有些营养不良,下颌瘦的尖尖的;可能因为失血,面色有些苍白;眉毛似剑入眉,眉根却无杂眉,干干净净;鼻子高挺,鼻翼却相当小巧;唇抿的紧紧的,咬得发白,仔细看还有些颤抖,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害怕。
秦秦叹了口气,轻声问道,“你想跟我走吗?”唯恐声音大了吓到他。
“求主人垂怜,贱奴很乖,什么都会做,做什么都可以,奴可以一天,不不不,三天吃一顿,求主人,求求主人留下奴。”不过这一句话,那人就像听到什么恐吓一样,开始疯狂磕头,甚至大着胆子满眼恳求的抬头看向秦秦。
不过是一瞥,秦秦看到了那人的眼睛,原本是漂亮的桃花眼,可是这双桃花眼中黑亮的瞳孔,却盛满了痛苦与绝望。
“好了,你别磕了,本来就很多伤。”秦秦从那双眼睛中回过神,赶紧拦住疯狂磕头的人。“走吧,你还能走吗?”秦秦看着这人身上的青紫,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“能得,奴能走。谢主人恩赐”那人挣扎的想要站起身。
“等等,等下”秦秦一看那人起到一半,隐约露出一丝不挂的身体,急忙喊停。
“贱奴未领悟主人命令,请主人责罚。”那人一听,挣扎起到一半的身子重新跪下,膝盖重重的砸到地上。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哎,你等会啊”秦秦听着膝盖砸到土地的声音都有点牙酸,连忙说。
秦秦站起身朝黄姨走去。那人眼睛原本亮起的光瞬间熄灭,刚刚有了一点希望的心重新下沉下沉。
“来,你把这个围到腰间吧”秦秦把从黄姨那花十文钱买的布递给那人。
“谢·········谢谢主人,谢谢主人”那人似乎一愣,先磕头谢了之后,才恭恭敬敬、颤抖着接过那块脏的看不清原来颜色的布围在腰间。跪爬着跟在秦秦身后。秦秦沉默了会转身往外走,却也没再叫起身。
“郭侄女挑的这对,必会给侄女生对大胖闺女啊”,完成笔大生意,黄姨笑的更是热情。
“哈哈哈,借黄姨吉言啦”郭大姐手里牵着根链条,链条那端是两个跪趴在地的小男孩,一个看着十五六,一个看着才十二三岁的样子,白白净净,看着就娇娇弱弱。郭大姐一转头看着秦秦带着一个人过来,先惊喜地叫了一句“哎呦,大妹子,挑好啦?好好好····哎?黄姨,你这从哪弄个病秧子?!这看着只剩进的气了,身上这么多伤,也不好看,瘦成这样,要屁股没屁股,要腰身没腰身的,你这不是坑我妹子吗?“郭大姐越说越气,越过秦秦就要去掰那人的屁股。
秦秦赶紧拦住郭大姐”郭大姐,便宜嘛便宜,我为了干什么买奴,郭大姐你知道的嘛,这个就够了。”
“对对对,我这可给大侄女最最最低价了,薄利多销嘛薄利多销”黄姨赶紧找补,“下次有好货,第一时间通知你啊,郭侄女,肯定让你们满意。”
“这。妹子你决定了?”郭大姐被拦了一下,倒也不执着去看了,只是纠结的又问了句“这人一看身子骨就弱,怎么能生养啊。”
“哎呦,郭大姐你放心吧,挺好的,就这个吧,我钱都给了。”秦秦挽住郭大姐,边往外走,边跟黄姨招呼,“黄姨,那我们走了昂,回头要是有好的,一定要告诉郭大姐啊。”
“哈哈哈哈,大侄女真是爽快,好好好,放心放心,慢走啊”黄姨将两人送到门口。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4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3:20


第五章   看病
“妹子,走吧,中午了,吃个饭,姐今天高兴,请妹子下馆子。”一出门,郭大姐就一巴掌搭上秦秦肩膀,吆喝着去吃酒。
“郭大姐,你去吧,我这还要买点东西,上次没赶上,这次要多买点,私塾也要置办些东西,下午就不跟大姐回去了,我东西太多了,还要去医馆给他看看,别耽误大家时间。我到时候在门口雇个车就行。”秦秦被压的一个趔趄,站稳身子说。
“医馆?给他看?嗨,这有什么好看的,抹点草木灰就好了。白花那钱干什么。”郭大姐一脸不赞同。
“好了,好了,大姐你赶紧忙吧,我走了啊。”秦秦苦笑不得的赶紧跑了。
秦秦顺着街道慢慢走着,周围都是牵着奴,少有的奴有遮羞布,更少有跟在主子后面走的。想了想,秦秦带着那人先去了跟黄姨打听的肯给奴治病的医馆。
“大夫,您看看,这伤该怎么治?您给把把脉需要开什么药,您尽管开。”秦秦对端坐在桌前蒙面的男子认真的说
“早知如此,为何还要下如此狠手”那男子眉头一皱,眼睛瞪向秦秦。
“对不住,对不住,这不醒悟过来了,大夫请你一定要治好他啊”秦秦连忙拱手。
“嗯”男子哼了一声,对那人的时候却态度温和,说到“到榻上躺好,腿分开,双手抱住膝盖。别乱动。”
那人却是看向秦秦,秦秦赶紧说“你别怕,躺上去吧,听大夫话”
“是,贱奴遵命”那人赶紧手忙脚乱爬上塌,也不知多久没吃饭了,走了那么久,爬上塌就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样,轻喘口气,双手便忙抱住膝盖,分开双腿,露出股间的小花。
秦秦看着大夫越皱越紧的眉,小心翼翼的说“那个,大夫啊,我去置办些物什,大概多久能看完啊?我回来接他。”
“你只管去,他留我这便是”大夫看都不看秦秦一眼,冷漠的说,手上动作却不停。
“好好好,您忙您忙”秦秦连忙做了个揖,边蹲下,跟那人说,“你乖乖在这听大夫的话,我一会回来接你”抬手轻轻摸了摸那人的脑袋。
“是,奴等主人”那人动也不敢动,轻轻回道。
“麻烦您了啊,大夫”秦秦站起身,再次跟男子道谢。
不敢看那人惨烈的花儿,快步走出去。
  “这女子是你妻主?现在后悔,当初又为何下此狠手”男子看着秦秦消失的背影,低声问道。
  “嗯·····“那人低声应了句,咬牙坚持着。
  ”疼便叫出来,无碍“男子轻叹,知道这将腐肉烂肉割掉,要有多疼,能忍这么久一声不吭已经很担心疼晕过去。同样也能想象以前经历过多疼的日子。
  “谢谢您。”那人咬紧牙关,憋出一句谢。
  ”我姓夏,单字一个香,比你能稍长几岁,你可以称我一句夏哥哥。“夏香怜惜的说道,”你叫什么名字?“
  ”贱奴不敢与您称弟,主人并未赐奴姓名“那人情绪更加低落。
  ”这。“夏香一听,也是一愣,更加同情这个瘦弱却坚强的男子,”好了,我给你上好药了,你暂且躺躺,药中有安眠的药物,若是困便睡一会吧。待你妻主回来,自然就叫你了。“
  ”谢谢您。“那人赶紧道谢,想下榻磕头,却被夏香拦住,示意他躺下
  ”不要乱动了,你后面的伤口刚敷上药,万一再裂开更不好了。“夏香拦住,坐在身边,轻轻拍着那人的背,没过一会,药效上来,那人沉沉睡去。
  “唉”夏香叹口气,看着沉沉睡去的那人,从袖口掏出一小瓷瓶,倒出一粒药丸,轻轻放入那人口中,药丸入口即化。夏香看着药丸入口,轻轻将薄被搭到那人身上,轻叹“为了找到那个人,如此折磨自己,真的值得吗?”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5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4:05


第六章 租车
  另一面,秦秦先去车行,准备雇一辆带车厢的车,好歹可以挡挡风,让那人歇歇。走着走着,秦秦一拍脑门,忘了问那人叫什么名了。算了,一会回家再问吧。
  “客官里面请,我们这牛车、马车,带篷的、不带蓬的,脚程快的、坐着稳当的,您看看想要个什么样的?”门口小二满脸笑容迎上来。
  “咱这怎么收费啊?按脚程还是按时间啊?”秦秦左右打量一下,车行挺干净,小二也挺有素质,暗自点了点头。
  “咱这按远近收费,您想去哪?”小二引着秦秦往里走。
  “这有奴可以坐的车吗?”秦秦没动,问道。
  “这,奴可以坐的没有。”小二闻言,站定摇头回道。
  “那有夫可以坐的吗?”秦秦再问。
  “这个有,您来这边看。”小二伸手引路,“这几辆都可以,这辆是牛车,虽然慢些,但是足够稳当。”
  “挺好,挺好,慢点不要紧”秦秦看着车厢收拾的挺干净,车厢最里面是排座椅,座椅上放着两个靠垫,干干净净看着让人舒服,“大概一个半个时辰之后走,先去禾合医馆接个人,然后去郭家庄多少钱?”
  “这绕了远路,去郭家庄回来要收一成的空车费,您看?”小二拿过一张价目单过来。
  价目单上写的倒是明白:
  不出城,五公里以内,50文;五公里以外,十公里以内,多一公里,加10文;十公里以上,多一公里加5
  出了城,五公里以内,80文;五公里以外,十公里以内,多一公里,加12文;十公里以上,多一公里加6文。
   “您跟着车从这到禾合医馆不收费,从医馆到城门口大概三公里,50文,从城门口到郭家庄十三公里,158文,空车费按照158文收取一成,15文,一共·····”小二不知道从哪拿出个小算盘,噼里啪啦一通打,墨迹半天算出来,“223文,给您抹个零头,220文,您看?”。
  200文,车停门口,一个时辰后出发,行的话就这辆。”秦秦听着算这么几个数算的这么慢,索性上车坐了坐,垫子不错,雇个车都快赶上买个奴了,幸好,出门带的银钱足够。
  “行来,看着客官是个爽快人,200文就200文了,您去逛,您回来前一定给您套好车可以直接走。”小二跑去问了问掌柜,回来后说道“您来这边付银子。”
  秦秦数出200文递给掌柜,接过掌柜递过来的租赁凭证,跟小二点了下头,出门上了东大街。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6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4:45

第七章 买衣
  秦秦沿街溜达,,看着身边遮的严严实实,只露出两只眼睛,紧紧跟在女子身边的男子,还是有些不适应啊不适应。
正巧看到一女子带着一男子进了成衣店,忙跟进去。
“这位女子来看一看啊,我们这上了好多新款式,还有很多从南边运过来的布料,手感顺滑,秋天穿刚刚好呢。”门口的店家倒是秦秦穿过来少有的遇到的不健壮的女子。
”您这有给男子的衣服或者布料吗?“秦秦咧开标准笑容,问道
  “自然是有的,自然是有的,您真是位好妻主呀,里面请。”店家热情引着往里走。
  “这个世界商人态度都好好啊。”秦秦边想着边跟着店家往里走。
  “成衣的话像头巾、外袍、外裤,这些都有,外袍、外裤都是三十文一件,头巾十文,您看看。”店家一指角落堆放的一摞衣服。
  “这件头巾、外袍、外裤一样来一件吧。”秦秦看到有件深灰色的,摸起来虽然有些粗糙,不过勉强凑合,总不能让他光着身子回去。
   “哎,这个布料摸起来倒是顺手,这怎么卖?”秦秦看着旁边放着一卷一卷的布匹,顺手摸到一块问道。
  “哦,这个啊,这是白绫绢,手感顺滑,贴肤做小衣是顶顶舒服。”店家抱着秦秦刚刚挑好的衣服,上前说道,“就是有些价高,500文一匹,15文一尺,看妹子你的身形,做件小衣,再加件里衣,六尺仅够。”
  “这布料摸起来舒服,店家,给我来五尺,给我夫做小衣”秦秦前进来的那个女子搂着男子抢先说道,挑衅的看了一眼秦秦,低头问怀里的男子,“怎么样,妻主疼不疼你,回去可要快快给妻主生个胖女孩啊。”
  “谢谢妻主,妻主您对奴家真好,这么贵的布料给奴做小衣,奴~~奴~哎呀,奴不好意思说啦”怀里男子娇娇气气的哼唧,秦秦听着打了个哆嗦,蓦然觉得刚入秋怎么这么冷。
  “这位客官您稍等,这个女子先看的这块布料。”店家倒是淡定,客客气气对那女子说完,转头问秦秦”您看六尺够吗?”
  秦秦有些讶异于店家的态度,笑道“我家里人口多,您这可以送货吗?”
  店家倒是一愣,立刻答道“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  秦秦点点头,道“这布料我要一匹,这黑色的棉布要2尺,黑色和白色的线轴各要5个,这碎布头能送我几块么?您连同那几件衣服送到和均驿站,您就说是秦秦定的车,放到那吧。多谢”。秦秦学着路上看到的样子拱了拱手。
  “你你你”那女子眼珠都要瞪出来了,进而讽刺道“呵呵,店家,你不看看这人有没有银钱,别再付不起钱让大家笑话。”
  “客官,这边付账。”店家朝着那女子点了点头,没接话,直接引着秦秦走向柜台,跟那女子身后跟着的小二说,“还不赶紧招待客人,将客人的布匹裁出来。”
  “是,是,是,”店小二连连点头,跟那女子说“客官,这块布料五尺够了吗?”
  “走,不买了,哼,这破店老娘还不想来呢!”那女子脸一红,甩手就走,男子小跑着跟上。
  “客官,一匹白绫绢500文,这棉布便宜,五文钱一尺,线轴一文5个,外袍300文,外衣300文,头巾50文,碎布头要是喜欢,这些都送您,一共是······”店家边念边打算盘。
  1161文,那小妹却之不恭,多谢姐姐了。”秦秦笑着说道。
  “嗯??妹子可是会算数??”店家惊喜道。
  “嗯,略懂一二。”秦秦挠挠头,心想“心算这不是每个小学培训班必教科目嘛,自己虽然达不到多位数开根号算平方立方,但是普通加减乘除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  “来来来,妹子能否帮姐姐看看这账,姐姐算的头都大了。”店家闻言眼睛都亮了,急忙把眼前本推过去。
  “呃。。。”秦秦看着眼前花里胡哨的账本,自己培训班刚开的时候,账都是自己记的,开店本质就是一个进账一个出账。秦秦看着店家激动的脸,想想刚才替自己说话,指了指账本,说“姐姐,账本无非就是进和出,姐姐可以分两个账本。进账本可以分成四列,第一列写日期、时间,比如今天,930日,巳时,第二列写银钱,加或减,比如加560文,第三列写明目,比如白绫绢一匹、外袍一件、外裤一件、头巾一条,第四列则有多余或是其他需要特殊备注的便可写上,比如巳时送至和均驿站。这样看起来方便,也更容易理账。至于第二本出账,和进账本差不多,时间、加减、明目、备注。每天算一次总数,盈利多少,毛利多少一目了然。“
  ”妹子,妹子,你一定要帮帮姐姐啊“店家越听眼睛越亮,最后克制不住猛然握住秦秦双手,激动的说,”妹子怎么称呼?姐姐姓叶,单字健,行二,托大叫你声妹子。这账姐姐是真不会算,也算不明白,姐姐不白让妹子出力,你来店里当账房,每个月给你开三两银子,管吃管住。“
  ”名、姓都为秦,秦秦。多谢叶姐姐美意,我这家里开了家私塾,却是脱不开身的,办法教给姐姐了,只要按照这个方法来,算起来也是很清楚的。“秦秦却是哭笑不得拍拍叶健的手,暗暗吐槽这个男性化的名字,想来,这个世界男子名字偏女性化,女性名字偏男性化。
  ”妹子开了私塾??在哪?可教算数?“叶健更加激动。
  ”呃,教的,上午文学,下午术数,可以选择课程就读。离城里十几公里的郭家庄“秦秦一听,生源来了啊。
  ”好好好,我家女儿今年7岁,可是能去妹子私塾?“叶健激动的拉着秦秦的手左右晃动。
  ”这自然是欢迎的,但是离着却有些远了。“秦秦有种穿越前,家长握着手拜托自己帮孩子考上高中的即视感,”光上下午术数的话,未时初上到,申时末,两个时辰。若是天再冷冷,则午时中开始,到申时中结束。“
  ”不用不用,就上一天。家里有马车,让车夫每天接送就是。“叶健一听立马拍板决定下来,“妹子,可是租了车,让伙计去退了,中午咱姐俩喝一个,下午让孩儿见见你,拜个师,送你回去。”
  “多谢姐姐了,不过已经定好车,退了却是不太好。”秦秦婉拒道,“姐姐若是得空,私塾上六休一,明天正好上课,辰时中正式上课,但是辰时私塾就会开门,很多孩子会早到念书背书,侄女第一天,辰时中到便可,让侄女先去基础班试听一下,自己带好纸笔,若是感兴趣,便可报名,若是不感兴趣,不收取任何费用。”
  “嗨,那行,我就不留妹子了。我赶紧回去找那小兔崽子去,明天就带去。不过,妹子,,这账我是真算不明白,我店也多,你帮我算账,我按照账本给你算钱,这样行不行?你每次来赶集的时候算一次也行,这样的账本,算十本半两银子。”叶老板却是还不放秦秦走。
  秦秦略一想,这么一本账本并不厚,这的人,字写的也大,一页大概一百来个数,一本账本大概看起来撑死三十页,正反加起来就是六十页,6000个数加减法,倒是也快,一天算个十本应该不难,回道“好,我可以试试,到时候叶姐姐看看行不行。”
  “好好好,今晚上我整整这几天的账,明天便拿给妹妹算算看看。”叶健一拍手心决定下来,“放心,布匹一会就送去驿站,我把账本整理整理。”
  “好,多谢叶姐姐。”秦秦拱拱手,“明天到郭家庄之后,若是找不到,问问乡亲们,秦学善读私塾,乡亲们就告诉姐姐怎么走了。”“
  ”告辞“”告辞“

[ 此帖被可可请走吧在2021-07-12 20:19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7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2 19:45:49

第八章
  秦秦想了想赤着脚的某个小可怜,左看右看,却一直没发现卖鞋的摊子,只得在一个卖饼的大姐身边站下,”大姐,这饼多少钱?来一个饼。谢谢“
  2文一个,拿好。“大姐麻利的用油纸包一个递给秦秦。
  ”大姐,怎么没看到卖鞋的地方啊,您知道哪有吗?“秦秦找了两文钱递过去。
  “买鞋?姑娘们可是还未婚配?这鞋大多都是夫给做的,前面倒是有家卖草鞋的,不过态度不好,若是实在找不到不妨去那看看吧。“卖饼的大姐倒也豪爽,指了指前面的大街。
  ”多谢大姐。”秦秦拱拱手,往前去了。
  边溜达边看,秦秦以前来的时候就发现这的术数非常式微,十以内加减法都要掰手指头,二十以上,大点的店,还有专门的账房拨拉算盘,小店就是数数,算的那个复杂。那自己将私塾改成语文和术数简直不能更正确了。以前大多跟着村里大姐赶集,这边的大店铺第一次过来,这要是都像叶健那样,需要每个月核对账簿的人,自己这还可以挣份外快哎。
  小可怜瘦成那样,要好好补补,看那大夫样子,药费、补品不能便宜了。看着马路上些跟着妻主的男子还有各式头饰,人家有的小可怜那肯定也要有。。
  奶母走之前给秦秦留下的东西,有个质地很好的玉佩,千叮咛万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一定不能把玉佩当了,当然秦秦虽然答应的好好的,心里倒是暗自吐槽,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当年因为各种原因,不得不把孩子送走,玉佩留着好寻亲吧,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。
  还有就是私塾,秦秦从穿过来,奶母就开着这家私塾,以往一个学生不论年龄,不按实际水平,全部一个班。束脩一年交一次,六两银子。倒也攒了不少,碎银子看起来八九两是有了。还有个匣子,里面就放着那块玉佩,一只山参,看着参须挺长,觉得年份不能短了,却是小心藏起来了。
  说回私塾,这私塾秦秦接手之后,将班级分成大班和小班,大班进度快些,小班进度慢些,每个月测试一次,根据测试成绩重新分班。每天每个学生发一张大纸,贫苦点的学生省着用,可以留着晚上写作业。
  不过因着秦秦还未中秀才,好几个学生不再上课,去了徐家村徐秀才家的私塾,徐秀才那个私塾十两银子,不算三节年礼。秦秦倒也无所谓,把剩下的钱退给家长就让走了。这边继续开着,秦秦却是准备渐渐分出考试班和职业班。只不过自己还没考上秀才,生源有些难啊。看来考秀才这事要抓紧提上日程了。这里唯一让秦秦欣慰的便是学生都学得认真,秦秦这老母亲,不是,老教师的心看着渴望知识爱学习的娃们,激动的不行,有时候学生太乖,甚至有些怀念当年斗智斗勇引导学生学习的岁月(啊哈哈,偷笑,作为老师,最喜欢的就是努力的孩子,聪明或是笨都无所谓,只要努力就足够了,更何况这些孩子不仅努力还有明确的学习目标,哇,这真的是秦秦穿来之后最欣慰的一件事了)。
  “大姐,这草鞋如何卖的?”秦秦边想着,突然看着路边有个卖草鞋的大姐,赶紧问道。
  6文”大姐抬眼瞅了一眼秦秦,爱答不理的回道。
  “呃,一双吗?”秦秦蹲下想拿起一双看看。
  “买得起么你,别乱动,碰坏你赔得起吗?”还没碰到那,那大姐嗖的一下把鞋拿起来,翻着白眼不满地说。
   说不通的人就没必要叨叨了,秦秦站起身,看了看天,不早了,算了,别买鞋了,要是小可怜不会做鞋,回头去郭大姐家拜托一下她家夫做一双吧。
   迈步往粮店走去,还听着后面卖草鞋的大姐念叨“穷光蛋,呸”
   秦秦听着也是哭笑不得,看来不管哪个朝代,出门总会根据穿着判断啊。赶集挤成那样,穿的多利索回去也要洗,还不如穿旧的呢。
   半个时辰后,秦秦满头大汗拎着一块两斤的五花肉、一只切成两半的烧鸡、五斤小米、两斤山药、一斤红枣、半斤红糖、半斤蜂蜜、还买了五斤苹果,五十斤面、十斤米已经麻烦小二送驿站了。算了算花了233文。出来时候带了三两银子,还剩1375文,一两银子多点,也不知道够不够医药费,不够到时候再回来送一趟吧。可能这个世界女性身体素质就是好,照以前这么逛秦秦早累趴下了,更别说拎着这么多东西走十几分钟上驿站了。


这个小说,去年就开文了,结果前面写的文思泉涌,刷刷的写了小两万字。结果突然卡文了
我尽量我争取我努力,让小灵儿早点恢复记忆,早点进入作死试探的正文哈哈哈~
今天也是要祝大家开开心心的一天呀~~

[ 此帖被可可请走吧在2021-07-12 20:00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泡泡币+8
樱小桃、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 07-13
离线 zhwe041
8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3 08:34:06
写得真好,期待下一篇

楼主留言:

哇,谢谢宝~我会努力哒~

zhwe0401
9楼 发表于: 2021-07-13 14:33:05
第九章 回家
  “大姐,麻烦你等我下,我去接我夫,给您买了只烧鸡,大中午了,您先垫垫。”到了医馆秦秦跳下车,把烧鸡递给车夫。
  “哎,多谢多谢,您去您去,我在这看着东西,不着急不着急。”车夫眼睛一亮,连忙接过烧鸡迭声说道。
  一进门,秦秦便看到端坐在桌前的男子,却没见到小可怜。赶紧快走两步,急声问道”大夫,我带来的人呢?”
  “在后面休息,睡着了,还没醒。”那男子一指后面帘子挡住的软榻,冷声说道。
  “多谢,多谢。”秦秦轻手轻脚挑起帘子一看,那小可怜趴在榻上,身上盖着一床薄被,放下帘子,放下心,在桌前坐定,问道“大夫,您看,这外伤如此重,可是脱离危险了?还有其他病痛吗?以后要怎么将养?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吗?”
  “外伤已上过药了,今晚若是不再发热,性命无大碍了。这个药外敷,每天上两次药,至少连上三个月。脾胃虚弱、寒气入体,平时用些补气补血的药,这是药方。在这抓药?”那男子把药方推给秦秦,秦秦扫了眼药方,里面多是三七枸杞等补气养生的,点头,表示“在这抓药即可,麻烦大夫。这诊金和药费?”
  “诊金30文,外敷的凝血化淤膏,一瓶三钱银子,可以用一个月。内服的药,七副,一副1钱银子,晚上大火熬开之后,转成文火,三碗水熬成两碗之后倒出来,晚上喝一次,第二天早上喝一次。”那大夫,也就是夏香双眼紧盯着秦秦。
  “这个外敷的······”秦秦略带犹豫,夏香听着这犹豫的语气,牙齿紧紧咬住,唯恐自己控制不住,出言留人。秦秦拿着外敷的药膏,闻了闻,问道“大夫,这个药膏没有副作用吧?他若是疼了,可以止疼吗?每天多抹几次,会不会好的快些?”当然,秦秦内心想的是,小可怜快点好啊,没准好了任务就完成了,自己就能穿回去了。
  “嗯?嗯,可以止疼,不过每天最多用三次,再多也不起作用了。主要是房事,这三个月没好之前,尽量别行房事”夏香鼻子一酸,强忍住说。“你进去看看他吧,我去抓药。”
  “大夫,这外敷的药给我拿两瓶吧,内服的喝完再来看吗?一共是1330文?”秦秦数出银子。
  “内服的喝完,歇个三五天来即可。”夏香把钱收起来,就去药柜抓药了。
  “·········”秦秦绕到软榻前蹲下,看着小可怜正愁怎么叫人起来,就看着小可怜缓缓睁开眼睛。桃花眼中带着刚睡醒的懵懂,下一秒看到秦秦,眼睛蓦地瞪大,想翻下软榻,口中发苦,嗓音干干的略有些沙哑,边开口求饶“贱奴不知主人回来,未跪迎,请主人责打奴。”
  “哎,刚给你上好药,别乱动了。”秦秦一手按住想起身的小可怜,一手把买的外衣外裤头巾递给他,“先凑合穿上吧,快中午了,我们赶紧回家,不然太晚了。自己会穿吗?”
  “衣·······衣服?” 小可怜惊恐的翻身跪在榻上,就想磕头,却是被拦下了。
  ”好了好了,感谢的话先别说了,快,把衣服穿上,我们还有回家呢。我去外面等你,没买到鞋,你先用布一包吧,乖。穿的时候小心,别扯到伤口了。“秦秦摸了摸脑袋,起身去了外面。
   那男人捧着衣服呆愣愣的,桃花眼弥漫上水雾,多久没感受到关心和爱护了。以前的妻主喜欢在榻上看着自己流泪,眼泪会更激起前妻主暴虐的心,会更狠虐的折磨自己。虽说现在被卖为奴,但是,但是,竟然有衣服蔽体,还说·····带自己回家。想到这,男子连忙将滑落到脸庞的泪珠抹掉,急急忙忙开始穿衣服,唯恐慢了主人等急生气。
  外间,秦秦把外敷的药放进怀里,内服的七副药放上牛车,耐心的等着小可怜。
  轻轻且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秦秦闻言抬头看向小可怜,却是惊讶的瞪大眼睛。只见来人,一米八的个子,劣质的深灰色麻衣穿在消瘦的身上,更显消瘦,被头巾包裹着的脸上,露出两只桃花眼,看到秦秦后,双眼中的急切和不安才将将消了些。男子快步走到秦秦身边,就想跪下,秦秦眼疾手快托住说,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转头跟桌前的夏香招呼一声“夏大夫,我们就先走了,今天麻烦您了。”
  夏香看着小心扶着男子往外走的秦秦,长叹一口气,心想“希望能按时服药,早日恢复记忆啊。”
  门外,小可怜看着牛车,刚准备趴下当脚凳,便感觉自己身子一轻,被主人抱上牛车。转头一看,主人已经笑眯眯的跳上牛车,轻轻推着自己进了车厢。
  “大姐,好了,咱走吧。”秦秦塞给车夫20文,笑眯眯的招呼“大姐,我家夫身子弱,劳烦您慢点走。”
  “行,我可是车行最有名的稳当人。您就坐好吧。”车夫钱一收,咧嘴一笑,甩着鞭子,牛开始慢慢走动了。

[ 此帖被可可请走吧在2021-07-13 15:25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泡泡币+8
tina4321965 泡泡币 +8 连载小说更新奖励~~ 07-14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